• 端阳&芒种·夜登鼓山

    2011-06-06

    分类:

    2011年06月06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期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气:多云转晴,有雷阵雨

    晨露草(Southern Wood)

    花语:爱慕之心

    花箴言:

    我只记得,那山上清冷的灯,在夜路的一侧延伸开去,看不到前方尽头,亦看不清后方尾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夜登鼓山

    在雁塔下的车。身上的疲惫,脚上磨出水泡的疼痛,让我看着对面的车站几乎有去翻跨马路中间围栏的冲动,但还是忍下那些懒惰而不安全的想法,绕了段远路到对街。

    踮着脚,鞋子的系带已经在下山的途中断掉了,只能勉强的挂在脚上。握在手里的手机,看到Palm发来简述今晚游历的短信,安心的呼出一口气,似乎心里什么东西有了着落。

    端午的假期到此结束,当爸爸妈妈回去的时候,一个人变得孤单了起来。所以一收到同学叫自己去爬山的信息,第一次就这样干脆的答应。是该需要好好的运动一次了。

     

  • 皋月·六一节

    2011-06-02

    分类:Diary

    2011年06月02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期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气:多云有阵雨

    玫瑰(MAIDEN BLUSH ROSE)

    花语:你心知我心

    花箴言:阻碍

    试探,猜忌,防备,抑或只是在量算着彼此的底线。

    夜归。当我独自站在深夜的长巷口,静谧和着晕黄的路灯洒落一身,错觉——

    如果踏入此巷,是否能回到过去?风声猎猎。

    六一节,儿童节。

    影院里,约翰·德普一如往日的机智迷人,冷酷多情。明明已然夜深,身边的人却依旧熙熙攘攘,是因为节日唤起了大家的童心,还是我们本就期待着这样一个又一个不同于平时的机会?不得而知。换上最喜欢的娃娃衫,摸着用银丝线秀出的童话城堡和热气球,不由自主地只想泛出微笑。

    喋喋不休。

    已经告诉自己和别人现在是最后一周,该努力的已经都努力了,心头的压力似乎减轻不少,却还是根本放松不了。疲惫,溢漫于言表,所以即使已经很困很累,也还是坚持要坐到电脑前,一字一句的敲下。无病呻吟也好,附庸风雅也好,隐匿于深海之下的暂且不予理会,能够倾吐梳理的,刻不容缓。

    变故丛生。

    从住了那么多年的家一夜之间要拆迁,到原本亲密无间的多年朋友心生隔阂,从屋漏偏逢连夜雨,到舍友的匆匆搬离归家……蹲在舍友留下的两只小龟旁,环视着收拾掉大部分杂物的房间,只剩下何去何从的空荡感。似乎没有是真的能长久的。

    无人不是过客,无事不是过往。

    忙到天昏地暗的时候,哀号着让人陪出去玩,身边的个个却都是行色匆匆或忙碌于自己的人和事。于是在上个周末,一个人在搭车的中途拐去省府路,买些可心的东西给自己的情绪慰抚。光面的台镜,渐变水晶紫的糖果瓶,分出许多格子的精致首饰盒……我要的其实不多,只是终究抵不过寂寞。

    脾胃在忙碌下有些不堪重负,只能静等着休息时间的到来。连某个周四在岗位培训后,寻找复习材料的途中吃上一碗香滑软糯的粥,都觉得是那么奢侈。下意识掐了掐又慢慢长出的赘肉,盘算着减肥的计划,矛盾。

    真的不是那么容易。比如,镇定下来,在和煦的阳光日子里读着未完的《1Q84》;比如,伤春悲秋、多愁善感的Jade,默默的在夜里拥紧自己的毛绒熊,努力地沉进梦海。

    P·S:至于7月的决赛,还是先高兴下吧。稍后再议。